還有誰能製止鴻茅藥酒、腦白金這樣的洗腦神品_養精補腎壯陽藥酒

保健藥酒

還有誰能製止鴻茅藥酒、腦白金這樣的洗腦神品

來源:未知日期:2018-06-13 07:23


不是說好的“鴻茅藥酒,一天兩口”嗎?怎麽就成了非處方藥了呢?

三株口服液表示不服了,小樣!當年我還“有病治病,無病保健”呢!

在中華大地上,這種洗腦神品似乎無處不在,每每都是幾年一個輪回,換品牌輪番洗禮。昂立一號、中華鱉精、生命核能、人參蜂王漿、太陽神口服液、紅桃K、三株口服液……都曾出現在我們的身邊過。三株口服液則是這一眾洗腦神品的開山始祖。

洗腦神品的開山始祖:三株口服液

作為洗腦神品的開山始祖,三株口服液開創了許多前所未有的營銷套路。

第一招,廣告要多到不能再多。從電視台到村莊裏的每一扇牆壁,能夠上的都要上。隻有知道的人更多,就有形成從眾之風的群眾基礎。

第二招,把廣告拍成保健講座,這樣才能足夠專業,足夠有說服力。這樣就有了群眾的信任基礎。

第三招,醫生免費義診,關懷所有人的健康,這樣就形成了群眾的心理依賴。

第四招,人海戰術快速收割。市場已經成熟,趁著果實未落地之際,趕緊出動人海戰術全麵收割。

四招下去,最後喝三株口服液成了大家的日常,“有病治病、無病保健”成為天下人的共識。依靠這些套路,三株口服液銷售額從1個億躍至80億元隻用了三年時間,並創建了足以對抗中國郵政的營銷網絡。總共600家子公司,15萬銷售人員。這麽聲名顯赫的三株帝國,讓三株口服液如“神仙水”一般被瘋狂搶購。在一些城市,人們因買三株排起了長龍,二三十元一瓶的價格曾被哄抬至七八十元。

腦白金接棒成為第二代洗腦神品代表

在三株口服液還在橫行於世的時候,腦白金的創始人史玉柱曾多次登門拜訪三株口服液創始人吳炳新,或許在這個過程中,腦白金收獲到了吳炳新的真諦,於是腦白金橫空出世。於是從三株口服液的世界裏清醒過來的群眾,又進入了“今年過節不收禮,收禮隻收腦白金”神秘世界,而且這個世界一直延續至今,雖然這一路備受各種質疑。

在2015年的第二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上,奇虎360董事長周鴻禕坐在椅子上酣睡後,之後就收到了腦白金公司寄出的產品。

鴻茅藥酒接棒第三代洗腦神品

在腦白金的熱潮漸漸褪去,鴻茅藥酒開始發力。鴻茅藥酒用的方式,依然是大量的廣告開道,“每天兩口”的萬能噱頭搶占山頭。

多年前,三株口服液因為遇上了湖南常德漢壽縣的退休老船工陳某,從而引發了三株帝國的大崩塌。鴻茅藥酒遇上了廣東的譚醫生算是惹上大麻煩了。雖然不知道譚醫生會不會改變鴻茅藥酒的命運,鴻茅藥酒最近頭很大、很是憂傷是鐵定的。

喝了鴻茅藥酒的人表示更憂傷。這一代人真的不容易呀,年輕時遇上了上山下崗,本想老來安安靜靜吃個保健品,卻一輪一輪地被驚嚇。吳炳新帶著三株口服液剛走,史玉柱拎著腦白金來了,史玉柱還沒走,鮑洪升又帶著鴻茅藥酒來了。

當下還有一位叫杜國楹的牛人,他正在用“洗腦廣告+專賣店”的升級模式打造他的8848與小罐茶的帝國。在此之前,他還曾一手打造過背背佳、好記星、e人e本。有網友戲稱,現在用著8848、喝著小罐茶的人,當年都是背過背背佳,用過好記星的那一代。

是的,這批牛人成功的基石就是這一代人。這一代人是生活在電視機時代與報紙時代的人。他們願意相信電視裏說出來的聲音,相信報紙上印刷的內容,也願意口口相傳消息。對於這些,這些牛人們比他們自己還了解他們。

用看上去不像廣告的洗腦廣告,就能成功地影響這批人的思想與決定。今日頭條發起了“那些年的洗腦神品”的熱門話題,網友們感歎,這樣的神品什麽時候才能消失在中華大地?

鴻茅藥酒因譚醫生事件之後,筆者大概加估計,銷售應該會受不少影響。不過還有許多“鴻茅藥酒”般的洗腦神品正在過來的路上,這一代人是逃不出洗腦神品的魔爪了。

究竟還有誰能製止洗腦神品洗禮這片土地?這一代人顯然已毫無招架之力。希望在新一代。


首頁
電話
微信
聯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