飲自製藥酒身亡 同嗜好者需謹慎_養精補腎壯陽藥酒

保健藥酒

飲自製藥酒身亡 同嗜好者需謹慎

來源:未知日期:2018-06-07 07:09

私自配製藥酒者,真別把自己當嚐遍百草的神農氏,若有不慎,非但沒法“補腎”,還可能喪命。

近日,媒體報道,重慶某居民在飯店舉行的生日宴上,帶自配藥酒在席間飲用。但沒想到,宴席散後,15人中有5人死亡,還有5人正在被搶救。經當地公安、食藥監等職能部門初步調查認定,悲劇係自配藥酒導致中毒引起。

喝酒為助興,喝藥酒更有保健之意,但沒承想,喝下的保健酒,竟成奪命湯。這真是悲劇。

藥酒成毒酒,這不是個案。事實上,類似悲劇時有報道。

藥酒配製有曆史傳統

中國人愛喝藥酒,是有曆史傳統的。據2015年12月《湖南中醫藥大學學報》刊載的《藥酒現存問題與建議》所述,有文字記載最早的“藥酒”是殷商時期的萞(bì)。萞是以黑黍為釀酒原糧,加入鬱金香釀成的。

《素問·湯液醪糟論》雲,“自古聖人之作湯液醪糟,以為備耳”。“邪氣至時,服之完全”。這就是說,古人就有為治療疾病而釀造的藥酒。

東漢張仲景的《金匱要略》也提到紅藍花酒與麻黃醇酒湯,所指皆為能醫治疾病的藥酒。

藥酒在唐宋時期得到大發展,當時已經有醫書介紹,藥酒在配方數目、用藥水平與應用範圍等,都做了嚴格限製。

唐朝孫思邈在《備急千金要方》則全麵論述了藥酒的服法,“春夏四五日,秋冬七八日,皆以味足為度,去渣服酒,大諸冬宜服酒、至立春宜停。”

明朝李時珍的《本草綱目》本著“輯其簡要者,已被參考,藥品多者,不能盡錄”的原則,輯藥酒69種,使藥酒的製備水平達到了新高度。

此後,後人在總結前人經驗的基礎上,對藥酒有了更深入的研究,藥酒製備的精細化程度越來越高。現如今,政府已發布藥酒製作技術規範,以保證藥酒質量和安全。

由於長期的藥酒文化流傳,以及相對較低的製酒門檻,民眾自製藥酒並不鮮見。由此,也為悲劇多發提供了注腳。

製作、飲用藥酒有諸多禁忌

藥酒雖有保健功能,但製備也得遵循相應規範。所謂“是藥三分毒”,藥酒是藥不是酒,製作、飲用不當就會對人體造成傷害。

查閱相關論文資料,製作、飲用藥酒有很多禁忌。

譬如在飲用量上,有專家表示,少量飲用可以舒筋活血,有益健康,但長期大量服用卻可能損害心肝腎以及神經係統。

喝藥酒也因人而異。北京某醫院院長曾表示,一些患肝炎、肝硬化、癲癇、心髒功能不全的人不能飲用藥酒。而所謂“藥酒可以滋補助性”,也隻是謬種流傳,因為並沒有哪項研究曾經證明這一點,健康的年輕人沒有必要飲用藥酒。

最重要的一點,也可能是此次重慶藥酒飲用事故發生的重要原因,不少自製藥酒者,遵循自由心證,隨意搭配藥酒材料。

從藥理學上說,“中醫學有‘十八反,十九歸’的配藥禁忌”。比如將性質相克的蠍子和鹿茸血配在一起,就違背了相關配製原則;未去爪和尾部的蠍子和泡前沒有經過處理的蛇,都存在副作用和衛生問題;未經科學焙幹的鹿鞭以及泡的時間過長,都會埋下中毒隱患。

很多民間自製藥酒者,並不了解這些基本的藥酒配製常識。一些飯店在兜售自製藥酒時,也往往忽視禁忌人群與劑量,給顧客健康埋下隱患。

事實上,中華醫學會2011年發布的《中醫養生保健技術規範藥酒》,也從藥酒原料的取用、配製及使用方法、存放保管以及相關禁忌等方麵對藥酒做了說明。

這個規範事無巨細,除了藥酒公司,恐怕很少有人會遵循該規範製酒。

別盲信“土方子”、“江湖郎中”

藥酒是中華傳統飲食文化之一。若其保健功能得到發揚,對國人健康多多益善。

可惜,由於民間高估了藥酒的益處,對其危害卻未有全麵認知,由此導致不少悲劇發生。

不少民間“土方子”與“郎中”,打著中醫的旗號製作、推介自製藥酒,但他們往往隻是基於有限的經驗與推理,而沒有係統藥理學的指導。至於效果好壞,隻靠運氣。這顯然不科學。

此次發生在重慶的藥酒悲劇,或許能給民間的藥酒配製與飲用愛好者提個醒:私自配製藥酒者,千萬不要把自己當嚐遍百草的神農氏,若有不慎,非但沒法“補腎”,還可能喪命。

□王言虎(媒體人)


首頁
電話
微信
聯係